新闻动态
" 乡土 ∙乡情 ∙记忆"文献展在佛罗伦萨圆满开幕
---发布人:本网---浏览次数:916---时间:2016-9-15---

" 乡土 ∙乡情 ∙记忆"文献展在佛罗伦萨圆满开幕

2016年9月2日由四面空间艺术中心主办,清华大学环境建设艺术咨询研究所,意大利华人艺术家协会协办,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苏丹策展的 " 乡土 ∙乡情 ∙记忆"文献展在佛罗伦萨国家档案馆圆满开幕 ,中国驻佛罗伦萨总领事馆王辅国总领事、佛罗伦萨文化局Tommaso Sacchi局长、佛罗伦萨国家档案馆 Carla Zarrilli馆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苏丹,学术主持佛罗伦萨美术学院 Giandomenico Semeraro副院长、艺术家乔万英等嘉宾出席开幕式。

文献展由农民艺术家乔万英油画作品、大寨历史文献、山西昔阳县古今影响三部分构成。其中乔万英的作品主要分为故乡风景、人物、梦境三个系列。艺术家充满对乡土的深厚感情的油画作品由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文化背景融合,描绘出一幅幅相互交织的动人画面.

 


嘉宾合影


佛罗伦萨国家档案馆收藏乔万英作品



策展人苏丹、艺术家乔万英接受托斯卡纳电视台采访


展览现场:

 

 

 

乡土-记忆

乔万英

 当看到艺术家乔万英近十年的作品名称时,我们不难理解他在国家档案馆举办的佛罗伦萨个人展览为何如此命名,以及他作品所展现的元素:向日葵,山丘,谷地,还有梦境以及童年。(对土地,朋友以及家庭的)最初的归属感经常被认为是个人身份的重要象征,因此在这个众多艺术家涉猎的话题上,我愿意阐明自己的一些看法;在当今时代,尽管全球化浪潮席卷,(个人的身份)依然是十分重要的。若站在全人类的共同的层面,而不是以多样的单个主体的眼界去看待当下,我甚至认为(个人的身份)与全球化的趋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此对于个人而言,乡土便是归宿,而在特定的在地理,文化及艺术层面,对乡土的诠释也层出不穷。这些诠释与乡土相互交织,进而深入成为每个艺术家特有的情愫:这两者间如此清晰的关联同时也让艺术的表现手法变得自由而恰到好处。于是,故乡的景色成为了作品的主线,与艺术家在每幅作品中的选择,表现手法与情感相结合。

尽管当谈论到风景画时,人们通常都会想到中国(整体层面)的一些传统绘画特点,但我认为,若不能用民间的,带有怀念意味的手法表现出来,这些长期沿用的中国固有特点很难与当代艺术相适应,因为它们所表现的早已不是真实的中国,亦不是自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后所成型的的中国艺术的反映,中国的绘画自那时起便不再重复塑造那些呆板的形象,也不再盲目地效仿国际风潮,而开始睿智地,以诗意的视角去重新审视传统。这是那些拥有着迥然不同风格,但却深谋远虑的中国艺术家做出的必要而特定的选择。如此一来,艺术便可勾连起更多的形象,从而构建出让艺术家尽情展现其创作才华,精髓及技法的更广阔创作空间。

在这种层面上,乔万英在欧洲的中心-佛罗伦萨所举办的作品展便是标志性的,欣赏这些作品,即便那些最为沉默寡言的观赏者也能够拥有不同的理解,找到怀有共同艺术理想的外国艺术家在文化层面上与本国艺术家的异同点。

同时我不得不提到艺术家的经历,他并非艺术专业科班出身,但(其风格)却与中国社会联系紧密(当然我所指的是与人们的精神,而不是社会中形形色色的轶事)。而这也使得艺术家所用的画具变得重要,乔万英那自由的创作手法在大尺寸画布上更能展现作品的质感,形象,丰富的色彩堆砌,同时给予了雄浑深厚的背景衬托。

艺术家豪放的色彩选择显得意味深长,这也凸显了艺术家想表达的对乡野的粗狂情感,而不是对一座花园,或者是对城市的不明情愫。例如艺术家《向日葵》中的明亮刺眼,又如《梦境》中那平缓的基调,若隐若现中透出的人物形象:这些主题并不那么优雅端庄,艺术家有意将它们与自己想象的土地相勾连,在我看来,(艺术家的意图)是为了让作品更加自然,也更加人性化,直至它们透明的如梦境一般,亦如回忆一般。同时艺术家利落的笔法将作品塑造成了一幅幅凸显乡土民风,多样的日常生活及劳作的涂鸦。观赏者可以从中感受到作品的声音。

艺术家的作品形象使我一下就想到了许多涂鸦大师,例如尚·米榭·巴斯奇亚,同时他的作品描绘的却不是冰冷,尖酸或是偏远的城市景观,而是如此亲近,充满阳光与热情的景象,因此他们更加贴近人民,以及他们的生活,这也是乔万英作品所蕴含的精髓,就像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在文章中所写到的:“伟大的人类学家会强调出艺术随着时间推移的重要性,因为他(在这里特指乔万英)可以生动的描绘出其中人们的激情,爱意……”

这句话适用于乔万英, 他那与作品相结合的想像勾勒出了他回忆中那具象而实际的乡村以及人文的景色。而这也让我联想到以马塞尔·普鲁斯特为首的诗人,在他们的诗句中,集体记忆作为重要的核心被强调出来。还有,同样是在欧洲,看乔万英的作品让人不得不想到他与内心源于粗野主义艺术的画家让·杜布菲是多么的近似。还有,就是在佛罗伦萨,他与画家Ottone Rosai的接近,同样一位来自人民与乡野的画家,以及更近一切的先锋艺术家Sandro Chia,有着同样尖刻的方式。

尽管乔万英能够将两种重要的要素结合到一起(自然,回忆),在一些作品中运用自然风格的色彩与画具勾勒出阳光,但在另一些作品里,例如在《童年的梦》中,艺术家将阳光晕染成模糊的色调,在这样的意境中回忆--我们亦可称其为怀念,以几乎具象的现实形象从作品中展现开来,带给观赏者。这与我最先提到的重复表现传统,与当代艺术格格不入的中国画作品有着截然不同的特点。那就是艺术家反学院派的风格选择,多亏了这种选择,艺术家的作品是能够交流的“完全品”,而不是一个随着时间流逝而黯淡的叙事长篇。

 

佛罗伦萨 2016712      

Giandomenico Semeraro

 

 

[ 返回 ]
版权所有:意大利华人艺术家协会 Copyright © 2012-2014 AACITALIA.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5031024号 . Site Designed by 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